当前位置:青年文学网

闻璐厉风行是女主的小说《你从风中来》全文

发布时间:2020-06-11 17:21:44来源:zd作者:墨云归

闻璐厉风行是女主的小说《你从风中来》全文

你从风中来

《你从风中来》第1章婚变

七月,天气闷热的厉害。

刚从医院出来的闻璐却浑身发凉,细白的指间抓着一份皱巴巴的就诊单。

她望天愣了会,然后走到露天停车场,进了保时捷。

冷气一开,凉风直往闻璐脸面上扑,耳边回荡着刚刚医生说的话:

闻小姐,我们建议你尽快手术,可能还有一线希望。

这个孩子,很抱歉,你留不住了

明明大热天的,冷气才开,闻璐却觉得身体冷的厉害,她从包里摸出车钥匙,手在不停哆嗦,最后终于把钥匙插进了孔里。

一边开车,她一边摁着下手机架上的手机,拨通那个熟烂于心的号码。

不一会,电话就被接通。

什么事?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寡凉,或许因为她的电话,闻璐从他语气里听出几丝不耐,忍不住鼻头一酸。

他二十多天没回家,现在接她电话都不耐烦了吗?

闻璐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问道:老公,今晚回来吃饭吗?

我晚上约了投资方吃饭。

又是拒绝。

这大半个月来,不管她多想他,打电话还是发短信,他总是说公司忙,有那么忙的,连她这个老婆不想理?

闻璐喉头滚烫。

她看向自己的手指,上面带着很大很璀璨的钻石戒指,却因为她手指纤细,她还得用胶黏住,以防戒指掉了。

这是当初结婚时,厉风行买给她的,他说她值得最好的。

老公,今晚回来吧。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她还怀孕了,想把这两件重要的事告诉他,语气不觉加重,我

行哥,打扰到你了吗?

冷不丁地,电话那边传来一道女声,低低的,嗓音却很温柔,亲昵的行哥两字让闻璐浑身血液冻住,险些撞上前面的车子。

厉风行换助理了?

闻璐有些晃神,几秒后才听到手机那断传来厉风行的声音,淡淡的:晚饭你自己吃,我尽量,忙完就回去。

说完就挂了电话。

闻璐看了眼黑屏的手机,慢慢开着车,面色平静,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掉。

厉风行在外面有人了,她怎么会不知道?

她从暗恋厉风行,到两人结婚,一共六年,她和他度过了四个春夏秋冬,一直过的安稳甜蜜,直到一个月前,他开始早出晚归。

起初闻璐也没注意,当时公司正在研发新品,四处拉投资方,她也在奔波,后来替他收拾西装,看到上面带着一丝香气的头发时,才觉得自己太傻。

她假装没有看到,骗自己那只是他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可他衬衫上的口红印,西装上蹭上的香水,无一不在扯动闻璐的神经。

他们才结婚三年,刚步入婚姻而已,怎么感觉他们的婚姻要走到尽头了?

闻璐失魂落魄的回到新城花园。

这是她跟厉风行的新婚住处,独栋的别墅,三百多平,当初厉风行花了一个多亿买下来的,说她住的地方就要最好的,他们在这里度过了三年,可是从一个月前,这的男主人就很少回来了。

太太,您回来了?于妈开的门,笑容亲切,菜已经准备好了,订的蛋糕也在路上,太太,您怎么了?

似乎见闻璐脸色不好,于妈顿了下,关切地问。

我没事。胃里绞痛着,让闻璐脸色很白,几乎站不直,冲于妈笑道:今天胃口不好,你帮我熬点粥吧。

她没胃口,但是还得吃点东西,哪怕孩子留不住,她也想再挽留一下。

于妈应了声,去厨房忙活。

闻璐急匆匆上了二楼,才进浴室,就扑到洗手池呕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又一阵阵地咳嗽,点点血迹落在洗手池上。

《你从风中来》第2章她是不是要死了

血?

闻璐用手在嘴唇上摸了一把,很浓的腥味,确实是血,又想起医生的话:闻小姐,如果你呕吐,咳嗽带血的,一定尽快跟我说。

她是不是要死了?

医生的话,让她手止不住的哆嗦,扯过毛巾狠狠擦了两下脸。

收拾好洗手台后,闻璐出去找手机,给主治医生发了条信息,说咳血了,医生回复的很快,说药到了会通知她。

闻璐躺沙发里休息了一会。

等于妈熬好粥,送上来时,她打起精神勉强吃了些,又去床上躺着。

因为胃一直在绞痛,闻璐睡的很不安稳,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多久后,卧室外传来脚步声,似乎是那个人回来了。

闻璐摸着打开床头柜的小灯,从床上坐起来。

床头柜的灯暖黄的,并不亮,男人推门进来后,发现靠床坐着的闻璐,穿着丝绸睡衣,整个人看起来很消瘦,没几斤肉。

你最近瘦了?厉风行皱起眉头,他不过才一段时间没回家,没想到闻璐瘦成这样,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闻璐心像被针戳过,密密麻麻的疼,几乎喘不过气,又有一丝心酸。

她怎么不想好好吃饭,只是吃不下。

没什么胃口。闻璐太久没喝水,声音有些沙哑。

厉风行脱西装外套的动作一顿,随后将外套往沙发上一甩,转身出去,不到两分钟,进来时端着一杯温水。

他把水递给闻璐。

谢谢。他细小的照顾,让闻璐鼻头很酸,只是两人靠的近,她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很淡雅的古驰晚香玉。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极快捂住嘴巴,并且推了他一把。

又是这个香水味!

一个月前,厉风行每次回来时,身上都带着淡淡的香水味,这次回来,又带回这种香水味,他一直和同一个女人在一块?

男人被她推了一把,有些不悦,似想到什么,眉头拧的更紧,黑眸带着几分审视地盯着闻璐,怀孕了?

没有,只是不舒服。闻璐摇摇头,他连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都不记得,更何况这孩子她也保不住,他知道还有意思吗?

她捂着鼻子往后退,还是忍不住了,你身上的香水味,怎么回事?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厉风行给个解释。

男人却只是揪着衬衫闻了闻,脸色沉的厉害,却什么都没说,转身去了浴室。

闻璐咳了几声,带出不少鲜血在纸巾上,她将纸巾藏在垃圾桶里面,一杯温水仰头喝了,胃里才舒服多了。

她没有睡意,就趴在枕头上翻看手机,通过闻妈的朋友圈,闻璐得知她爸妈和厉风行爸妈去国外旅游了,玩的还很开心。

闻璐这才想起,去年两周年结婚纪念日时,厉风行说要带她去拉斯维加斯过,结果因为公司忙,他忘了,她也忘了。

结婚纪念日第三年,别说度假,他连这个节日都不记得。

他们还有下一个结婚纪念日吗?

厉风行洗完澡回来时,闻璐又躺下了,背影看着着实单薄,上床后,他从后背搂住她,才发觉她比看着还瘦,没几斤肉。

男人冷硬的语气软了几分,以后多吃点,太瘦了。

闻璐嗯了声。

厉风行回来时喝了酒,现在搂着闻璐,闻着她身上的淡淡馨香,呼吸一紧,轻轻浅浅地吻落在她脖子上,手从她睡裙钻了进去。

闻璐被撩的浑身燥热,她又不擅长拒绝,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扬起头来。

下一秒,安静的卧室传来一声很突兀的铃声。

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起来,是厉风行的手机,闻璐只瞥见来电是串陌生号码,她身上的厉风行却起身,捞过手机接听。

什么事?

一边接电话,他一边往落地窗那边走。

明明免提都没开,闻璐却隐约听到电话那端的女声,和下午的那道声音很像,她手紧紧揪着薄被,嘴唇泛白。

《你从风中来》第3章老公,你去哪

厉风行很快就打完电话,他直接去衣柜拿衣服。

闻璐问:老公,你去哪?

合作方那边出了点问题,我过去看看。说话时,厉风行已经换好衣服,眉头紧蹙,似乎真有什么急事。

这么晚了,有问题也明天再说啊。他经过时,闻璐拉着他的衣摆,语气透着几分倔,老公我不舒服,你今晚在家陪我吧。

她不想他去见那个女人,不管是因为公事还是别的。

厉风行见闻璐紧紧咬着唇瓣,脸色苍白,真的消瘦了不少,他有些心软,知道她说不舒服肯定不是装的。

只是还没开口说不出去,电话又来了。

厉风行接了电话,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一直没说话,挂了电话后,将闻璐按在被子里,我让于妈上来陪你,我很快就回来。

闻璐闭上眼睛。

她本来就不擅长纠缠,一次求了没用,她绝对不会求第二次。

她听到房门被轻轻带上的轻微声音,胃里又疼起来,她蜷缩着,一只手轻轻按在腹部,感受那还未成型的孩子。

闻璐低喃着:对不起,宝宝。

我守不住这段婚姻,也没有办法保住你。

宝宝,对不起。

早上闻璐醒来时,胃还隐隐作痛,旁边的被窝纹丝不动,凉凉的,她猜想厉风行肯定没回来,收拾好下楼问于妈。

果然,厉风行昨晚一夜未归。

闻璐手里还有一个合作案,恰逢今天是签约日,是该她去的,她和秦助理说不舒服,要在家休息,让他去办。

得到秦助理去往S市的信息后,闻璐立刻拿出笔记本上了秦助理的账号,从一个月前开始翻看厉风行的行程。

让她失望的事,厉风行的行程全是工作上的,就连参加什么商业酒会,秦助理都将人员名单列了出来,厉风行也从没带女伴。

可是昨晚那两通电话,都是女人打来的,厉风行丢下她就走了。

都到这份上了,绝不是她想太多。

她努力回想昨晚看到的那串号码,将号码给了私家侦探,又打了一笔钱过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迫切的想查这件事,或许是厉风行连续一个月身上都有那股香水味,又或许是她想知道什么。

闻璐很不舒服,看了一会电脑就眼花,她靠着沙发休息,中午没什么胃口,潦草吃了一点午饭。

睡的迷迷糊糊时,医生打来电话,说药从其他省运过来了。

闻璐打起精神,驱车去医院拿药。

她从医生那拿到一大包药,医生还告诉她做化疗的时间,闻璐敷衍着,拎着一包药下楼。

医院药水味重,闻璐闻着不舒服,拉了拉脸上的口罩。

走廊拐角处似乎有人在说话,男人一身铁灰色西装,衬的身材挺拔,薄唇微微抿着,面前站着一个女人,白大褂,看起来娴雅漂亮。

女医生不知道和厉风行说了什么,厉风行面色冷漠,却还是点点头,女医生就笑开了,扑过去抱着他。

闻璐脚步僵在那,眼里只剩下拐角处的那对男女,心被穿了无数孔,冷风刷刷地往里灌,疼的她几乎窒息。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这就是昨晚给厉风行打电话的那个女人。

三年婚姻,却比不过一个外人。

闻璐胃里翻腾的的厉害,她转身匆匆跑开,到洗手间时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腰腹撞到门把上,尖锐的疼。

她弯着腰蹲下,听不下耳边有人说什么,冷汗津津。

下一秒,毫无预兆的倒在地上。

喂喂,小姐你别吓我。撞到闻璐的路人喊叫,见一条血迹顺着闻璐大腿往下流,路人脸色都白了,快,快来医生救命

《你从风中来》第4章她确实很适合你

走廊拐角处,厉风行对洗手间那边的一切毫无察觉,张漫雪扑过来抱他时,他愣了两秒,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的将人推开。

张漫雪似乎有些受伤,红着眼睛喏喏道:行哥。

厉风行盯着她看了半秒,才开口,漫雪,我是念在我们曾经交往过,你又是我爷爷的主治医生,才帮你解决那些麻烦。

男人的大手骨节分明,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铂金戒指,刺疼了张漫雪的眼睛。

她咬着唇,心里又漫出一股不甘心。

张漫雪声音低了几分,嗯,我爸的事真的谢谢你。我知道,都怪我没用,家世不好,帮不了你什么,她确实很适合你。

可是行哥。她搓着手,有几分急迫,我一直都在努力,想得到你家人的喜欢,这次回来,也是因为

漫雪。厉风行打断她的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对你,对我都好。

他想到了当初她决绝的离开,眉目瞬间阴冷下来。

没了站这跟人谈话的兴致,厉风行从口袋摸出一张卡,捏着递给张漫雪,我还有事,赎人的事你找人去办,这里有一百万,应该足够了,如果你解决不了,就打给秦助理,让他帮你处理。

张漫雪接过那张银行卡,柔声道谢:行哥,这段时间真的麻烦你了。

看样子,他并没有他表现的这么绝情,那她就还有机会。

厉风行点点头,随后转身。

医院这一趟让厉风行耗费了很多时间,他回公司的路上都在解决事情,手机叮了一声,跳出提醒事项。

厉风行看到提醒事项时,愣了愣。

今天是闻璐的生日?

手机信息太多,各种微信消息,他往下翻,看到昨天上午一条的提醒事项:和闻璐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他都不知道。

厉风行沉着脸拨通秦助理的电话,电话一通,他先不悦地开口:昨天是我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些重要节日,我不是让你记下来,快到了要提前告诉我吗?

厉总,我昨天告诉过你了秦助理很委屈,我上午说了一遍,下午你去谈合作,我跟着去又跟你说了一遍,还问你要不要订蛋糕,你只是嗯了声,我以为你说不要订。

厉风行回想起来,似乎秦助理是说了,但是那时候事情多,没注意听。

他捏着眉心,又问:那太太今天生日,你怎么没跟我说?

秦助理道:我打算跟您说的,但是您早上一直没来公司,闻总又说不舒服,派我去S市签下那个合作案,我就发微信告诉您了。

说完,秦助理又补充一句:这次我先订了蛋糕,还是那家的,厉总您下午直接去提就行了。

厉风行挂了电话,打开微信,果然,秦助理发信息说今天是闻璐生日,还选了好几款礼物,附上店面地址方便他去买。

他这段时间真的太忙了,忘记了太多的事。

厉风行又揉了两下眉心,给某个珠宝店打电话,回公司处理完事情后,他去店里取了珠宝和蛋糕,早早回家。

于妈接了蛋糕和礼物,笑道;先生真有心,太太知道一定很高兴。

厉风行嗯了声,往二楼瞟了眼,她不舒服?

于妈点点头,是啊,我看太太今早脸色就不太好,下午太太说要去医院,我想陪她去,太太拒绝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厉风行皱眉。

这都快六点了,去医院要那么久?

《你从风中来》第5章走到了尽头

厉风行又穿上外套,驱车去医院,路上给闻璐拨了两个电话,不过无人接。

等红绿灯的时候,一个海外电话打了进来。

是新加坡那边分公司的总经理,跟他说一批货被卡住了,不尽快签单解决可能就得损失上千万。

事情紧急,厉风行很果断地打电话订机票,绿灯一到就将车子掉头,顺便打电话给于妈,你现在去医院,找找太太在哪儿。

到了机场后,厉风行给闻璐发了两条信息,回来给她补结婚纪念日和生日。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去就去了好几天。

闻璐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窗外阳光刺眼,她在病床上躺着,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于妈,正在织小玩意。

于妈,你怎么来了?闻璐问,她挣扎着想坐起来时,腹部微微抽痛,心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连着动作也是一僵。

太太!于妈见闻璐醒了,赶紧过去让她躺着,半喜半忧地说:您已经睡了一天半,终于醒了。

闻璐眨了眨眼,问:于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于妈愣了愣,眼圈就红了,叹了声:太太,医生说您得了那种病,孩子保不住了,我给先生拨了两个电话,但是没人接。

原来,孩子没了是这种感觉啊闻璐喃喃着,隔着被子摸着腹部,面色很平静,让于妈有点害怕。

于妈抹了一把泪,安慰闻璐:太太,医生说了,你现在治疗不算晚,太太您还年轻,等病治好了,还会有孩子的。

闻璐眼神一直空洞洞的看着天花板。

不会有了。

从那天晚上他不顾她的挽留,毅然离开,随后她看到另一个女人扑到他怀里,再到她腹中的孩子没了。

就注定她跟厉风行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太太,您别吓我。于妈拉着闻璐的手,她虽然是从厉家调过来的,但是闻璐对下人好,没什么架子,于妈是打心眼把她当女儿看待。

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只要有合适的骨髓您就没事,您先配合着治疗,先生一定会帮您找到合适的骨髓,您会没事的

闻璐终于回了些神。

原来这些事男人还不知道,那样更好,离婚不麻烦了。

闻璐扭头看着于妈,声音轻轻的,有些空,于妈,这些事你就别告诉他了,行吗?医生那边也麻烦你去打点下,我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

于妈很犹豫,太太,您这病太严重了。

厉风行让她来医院时,还嘱咐过她,太太身体怎么不舒服跟他说一声,她知道闻璐得了重病时差点吓坏了,第一时间给厉风行打电话,只是厉风行都没接。

闻璐看着于妈,语气加重了,于妈。

她脸色苍白,气色很不好,但是眼神很倔,想要跟厉风行分清什么一样,于妈想到半个月不归家的先生,心里叹了一口气。

最后,于妈保证地点点头,太太,我不会说的。

闻璐身体很不好,加上流产,不在医院休养是不行的,于妈很照顾闻璐,尽量不在她耳边提厉风行的事,三餐都是做好带来医院。

不过闻璐整天在病房呆着也腻,偶尔会出去走走,把许久没看的手机打开,有几通来电,除了公司的,厉风行的未接电话八个。

她假装没看见,顺便把他的号码拉进黑名单。

她回了公司同事询问的问题,退出微信时才看到私家侦探的消息,前天发的,是她查号码的事有了着落。

闻璐犹豫了片刻,还是点开了,滑动往下来,眼睛死死盯在某处,然后眼神光一点点灰败。

言情小说完本阅读-都市小说最新章节-青年文学网

青年文学网言情小说完本阅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言情都市科幻小说大全,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等

Copyright ©2012-2020 言情小说完本阅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