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年文学网

《你从风中来》结局小说完本阅读

发布时间:2020-06-11 17:15:43来源:zd作者:墨云归

《你从风中来》结局小说完本阅读

你从风中来

《你从风中来》第6章她很讨厌这个香水味

她手指太纤细,戒指上的胶带没黏紧,戒指就从她指头上掉了下来,顺着瓷砖滚到一双医用鞋脚边,璀璨的钻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张漫雪弯腰将戒指捡起来,走过来递给闻璐,小姐,你的吗?

女人声音柔柔的,很好听,在闻璐耳边犹如魔怔。

闻璐看着张漫雪,她脸上带着浅浅笑意,像个知书达理的书香女子,那似有若无的香水味萦绕在闻璐鼻子边。

闻璐胃里翻涌起来,有种想吐的冲动。

她很讨厌这个香水味。

谢谢。闻璐深呼吸,从张漫雪手里接过戒指,缓慢地套在无名指上,漫不经心道:我老公说这戒指五百万,丢了就不好。

张漫雪脸上的笑滞了两秒,她瞥了闻璐手指上的戒指一眼,真是羡慕小姐,结婚戒指真漂亮,不过似乎是买大了,不合手。

闻璐道:不合手没事,用胶带粘着,只要是我的就行。

不到一分钟的交谈,最终是张漫雪败了。

闻璐没想跟张漫雪有什么交谈,转身离开,而张漫雪依旧站那,看着闻璐进去病房,放在口袋里的手一点点攥紧。

她回来不仅仅是为了家里,更多的是为了厉风行。

当初因为和厉风行的悬殊太大,狠心分手远赴国外一直是她心里的疙瘩,当她觉得自己配得上他的时候,厉风行已经结婚了。

她查过闻璐,长得漂亮,家世好,跟厉风行是门当户对,只是她不甘心。

摸清闻璐的性子后,张漫雪借着家里事屡次约厉风行,故意喷上粘性很强的香水,只是她没想到闻璐那么能忍,不查她,也不找她。

除了家世,她哪比不上闻璐?

张医生,怎么站这儿呢?冷不丁地,张漫雪肩膀被拍了下。

张漫雪回神,对那医生笑道:刚刚查完房,在想病人的事,您查房?

是啊。

那不打扰您了。

张漫雪随口和同事聊了两句,要离开时,却发现那医生进了闻璐的病房,脚步生生蹲下,睁大了眼睛。

她要是没记错,赵医生是治白血病的吧?

四天后,厉风行从新加坡回来。

他不知道的是,闻璐今天出院,他在回家的路上,她也在回去的路上。

秦助理来接的厉风行,将他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秦助理回车上后,见厉风行摸出笔记本在忙活,就问:厉总,去公司?

厉风行出差好几天,公司一堆事等着他,他也该去公司的,不过想到之前闻璐那苍白的脸色,话语一转:我很累,先回家吧。

好的,厉总。

忙了一会后,厉风行眼睛有些酸,摸出手机看了看。

这几天他被那批货的事弄的焦头烂额,抽空给闻璐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加上于妈说没什么事,他就没有再管。

没想到,闻璐一个电话都没回他。

他心里有点闷的慌。

抬头时,厉风行无意看到车子前座上放着一瓶车内香水,想到那天帮张漫雪办完事回家,离闻璐太近,她捂着口鼻,满脸嫌弃的样子。

男人眼神一眯,沉声问秦助理:之前你有从我身上闻到香水味吗?

啊?秦助理吞吞吐吐,从后视镜看了厉风行一眼。

厉风行语沉了两分,实话实说!

有,闻到过好多次。秦助理说,他跟了厉风行那么久,知道厉风行现在在想什么,机灵地说:闻总不是偏爱祖马龙的香水吗,换香水了?

霎时,厉风行脸色阴沉如水。

没想到那香水粘性这么强,秦助理都闻到过几次,更别提闻璐了。

难道,张漫雪是故意的?

《你从风中来》第7章离婚吧

厉风行拧眉,但记忆中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是不可能使这些小伎俩的。

应该只是习惯喷香水而已。

那什么,厉总,我女朋友紧经常用香水,那香水我知道,是Sisley家一款叫缪斯女神的香水,听说近两年很畅销,我女朋友也买了。

厉风行没有回话,低头忙事情。

秦助理懵逼。

厉总问什么他说什么,怎么最后厉总反倒没动作,啥意思?

很快,车子到了市区。

厉风行让秦助理开车去某某蛋糕店取蛋糕,然后才回了家。

下车前,厉风行将笔记本递给秦助理:人我约好了,你晚上去趟费城,跟Sisley在亚洲区的执行官把合同签了。

秦助理心领神会,笑眯眯道:好的,厉总,那明天公司见。

厉风行拎着蛋糕下车。

他很反感那款香水,粘性那么强,在哪个地区买都行,别出现在他眼皮子下!

先生,您回来了?于妈没想到她跟闻璐才回来,后脚厉风行就回来了,接过了他手里的蛋糕,笑容有些勉强。

厉风行皱眉,想问什么,于妈却进屋了。

他也进屋换鞋子,隐隐听到谈话声,到客厅后,发现闻璐裹着一张薄毯子懒懒窝在沙发里,脸色很是苍白疲倦。

几日不见,女人似乎更消瘦了,没几两肉似的,眼帘微垂,眼神光暗淡,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死气,没有之前的神采飞扬。

厉风行眸中闪过一丝心疼。

客厅除了闻璐外,还有一个男人,西装打扮,带着金丝边眼睛,四十多岁,拿着一份文件跟闻璐说着什么,闻璐时不时点头。

厉风行让于妈去熬点粥,脱下外套往客厅走去,出声道。

来客人了吗?

你回来了?见男人过来,闻璐从沙发里坐起来,薄毯子从身上滑落,露出里面的长袖连衣裙,身材消瘦的厉害。

厉风行眼神沉了沉,挨着她坐,将薄毯子给她披上,又倒了杯温水递过去,怎么又瘦了?

天气热,没胃口。闻璐道,时隔那么久又听到他这关怀的语气,眼眶有些发酸,不过这一切都来的太晚了。

定定神,她跟厉风行介绍那个西装男人:这是张律师,擅长办理离婚纠纷。

厉总,您好,久仰您的大名。律师客气地打招呼,想和厉风行握手,却见男人脸色沉的厉害,很识趣的收回手。

厉风行看向闻璐,声音冷的可怕。

闻璐,你要跟我离婚?

嗯。闻璐撇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生怕自己触及他的目光会动摇。

厉风行眉头越拧越深:理由。

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这么决定一定有她的理由。

大概是相处的久了,腻了吧。闻璐低声道。

她爱他才嫁给他,可她忍受不了他心里有别的女人,更无法释怀那个流产的孩子。

她也有自己的倔强,与其让小三哪天登门跟她耀武扬威,她宁可先提出离婚,保留一份尊严。

胃里绞痛着,让闻璐产生错觉,仿佛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在踢踹着她的子宫。

闻璐紧紧攥着薄毯子,极力忍着。

一时间,客厅沉默的可怕。

隔了一会,厉风行高大的身影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闻璐,如果你没有正当理由,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闻璐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抿了下苍白的唇瓣,低声道:你不签字也行,分居两年,我去起诉也是一样的。

刚说完,她捂着嘴一阵咳嗽。

厉风行离的最近,见她脸色苍白,不停地咳嗽,还有鼻血落在地毯上,立刻过去扶着她的头往后仰。

头仰起来。厉风行道,抽了两张纸摁在她鼻子上,手触到闻璐的皮肤,他才发现她体温很凉,额头上全是汗,像生病了一样。

《你从风中来》第8章厉先生

我只是上火了。闻璐捂着鼻子,避开了他的接触,身体往沙发里缩,随后喊了声于妈,让她去楼上拿药。

厉风行眼神微沉,往后退了一步。

不一会,上楼拿药的于妈就下来了,手里拿着好几个瓶子,都是透明的,没有任何标签,她倒了几粒在手上。

厉风行看闻璐背对着自己那些药吃掉,眼中闪过疑惑。

上火需要吃好几种药?

服了药物后,闻璐胃里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转过身子,重新和厉风行说话:厉先生,我决定搬出去,于妈虽然是你家安排过来的,不过我习惯吃于妈做的饭,我把于妈也带走成吗?

突来的这声厉先生让厉风行听着很不舒服。

他看了眼女人消瘦的身体,淡淡嗯了一声,可以,其实你不用搬,我去市区别墅住就好。

不管是因为什么,让她冷静一下也是好的。

谢谢厉先生好意了,不过不用了。闻璐压下心底的情绪。

她和厉风行最美好的三年都在这栋房子里,所以这房子她不能住。

夜里醒来看不到他,她会心里难受,离开是最好的。

律师很快就走了,然后搬家公司的人来了。

闻璐身体不舒服,不想上楼,就让他们打包好拿下来给自己看,哪些不要,哪些要带走,一时间,屋里忙碌的很。

厉风行很忙,搬家工人在收拾东西时,他在客厅一角打电话,压低声音。

而闻璐就抱着枕头,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眼前逐渐模糊。

会不会她走后,就有另一个女人搬到这栋房子里来?那女人会不会睡在她跟厉风行曾经睡过的床上,搂着她爱过的男人?

闻璐越想,心里越不舒服。

等于妈说都收拾好后,她逃一般离开这栋房子。

厉风行讲了半天电话有些口干,回头想喝水,却发现沙发上已经没人了,客厅有些空荡荡的,他一时愣在那。

她已经走了吗?

电话那端的人见厉风行许久不说话,小心翼翼道:厉总?

就这几份,放到我办公桌上,我明早去公司看。厉风行回道。

他挂了电话去客厅。

玻璃茶几边上放着一枚钻戒,U型戒托上镶嵌着一块硕大的钻石,璀璨夺目,是众多女人心中的心头宝。

厉风行拿起戒指瞧了瞧,最后什么都没说,摘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将两枚戒指交给了佣人,让她拿去二楼卧室放着。

聘律师拟离婚合同时,闻璐就给自己找好了另一个住处,是个高级小区,离市区不远,私密又安静。

她没什么胃口,晚饭不吃就回卧室了。

不过新搬家的这一天,闻璐睡的并不舒服,胃隐隐作痛,又认床,她咳了咳,手摸向旁边,想摇醒谁似的。

老公,我口渴

手扑了一个空,闻璐也才反应过来,几个小时前,她已经从婚房里搬了出来,那男人不可能在。

闻璐怔了怔,把脸捂在枕头里,暗骂自己不争气。

明明说好断开一切,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矫情,还想着他?

两天后,闻璐去医院检查。

医生说,她才流产过,短时间不能手术,需要静养,也要保持好心情,有利于治疗。

闻璐还不想死,听从了医生的话,不去想那么多,好好静养。

据秦助理说,厉风行飞澳洲出差了。

不用和那男人碰面,闻璐心里也松了一大截。

在家休养大半个月后,闻璐气色恢复了不少,私家侦探也送来好消息,说有个捐献者的骨髓刚好和她匹配。

对方在临海城市,过两天才能到。

闻璐心里松了一口气。

《你从风中来》第9章你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

第二天南城下了场好大的雨,还伴随着闪电,闻璐担心私家侦探来不了,没想到他们下午顺利来了。

闻璐亲自去接的他们,把人带到喜悦汇酒店吃饭。

捐献骨髓的是个青年,也没狮子大开口,就要了一百万,闻璐同意了,她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来谢谢他。

一个半小时后,几个人吃完饭,下楼离开。

酒店怕节日游客太多,所以左右两边都设计了一个旋转楼梯,镂空雕花栏杆,楼梯台阶上铺的是大理石瓷砖,非常有层次感。

闻璐一边说话,一边下楼,不经意一瞥,她看到右边楼梯下来一群人,个个西装革履,似乎来谈生意的,其中一抹人影非常惹人注目。

男人单手插在口袋,和身边的人说着话,半边侧脸看起来很冷硬,身上有种男性的成熟魅力。

或许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男人的目光随后冷瞥了过来。

清楚看到男人面容后,闻璐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她赶紧扶着栏杆,心颤抖着。

秦助理不是说澳洲那边事情多,他至少要呆一个月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身旁的年轻人见状,赶紧伸出手扶她,闻璐摆摆手拒绝了,下一秒就听见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是不是贫血?

闻璐抬头,便见厉风行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身边扶住。

嗯,没事。闻璐没想到他会过来,不想麻烦他,尝试深呼吸再站起来。

但才刚动了一下,两腿就和没骨头似的又跌了下去,幸好厉风行就在她旁边,看着她逞强的模样,男人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她动了动唇,下一秒就被人打横抱起,落在一个宽阔的怀抱里。

脚下突然落空,她只能伸出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酒店隔壁有家超市,你去买点糖果和巧克力。厉风行对秦助理吩咐,抱着闻璐大步去休息区。

闻璐头埋在他怀里,没吭声。

到休息区,屁股一挨着沙发,闻璐就往旁边挪了挪,尽可能不沾染他的气息,声音浅浅的,很有礼貌:厉先生,谢谢。

她的疏远让厉风行面色骤然一沉,到底没说什么,只是把服务员喊了过来,让他去厨房看看,打包一份粥送过来。

很快,秦助理买来了糖果。

厉风行撕开了巧克力的包装袋,递了过去,闻璐也没客气,接过巧克力,吃了两口后,人才不那么晕了。

男人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剑眉无声的皱起:搬出去以后,你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

最近胃口不好而已。

闻璐眼眶有些发酸,她努力挺直背脊,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那些合作商要紧,你是老板,先送他们离开吧,我没事。

厉风行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声音微沉:闻璐,我们只是分居,并没有离婚,你这么着急跟我撇清关系,让那些合作商怎么看?

原来,他只是怕影响公司的形象。

闻璐没有说话,低下头吃着巧克力。

明明巧克力是甜的,但入口,她只感到苦涩。

直到服务员把打包好的海鲜粥送过来后,厉风行才起身,让秦助理在这:你盯着她把这份粥吃完。

他去送合作商们。

经过私家侦探两人跟前时,厉风行问他们住哪,替他们喊了车,这才去送合作商几个离开酒店。

闻璐看着男人有条不紊的安排一切,沉着冷静,心里没由来泛起一股酸。

如果他在她身上多花点时间,恐怕他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这酒店的海鲜粥不错,闻璐刚好饿极了,一向胃口不好的她吃完了一碗粥,秦助理想送她,闻璐说开车来的。

闻璐从包里抽出两张钞票递给秦助理,粥钱,麻烦你给他了。

好的,闻总您开车小心点。秦助理客气地接过来,和闻璐说了声后,就撑着伞往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跑去。

闻璐也要走,刚撑起伞,一抹人影从身边擦过,撞了她一下。

抱歉。

那人道歉后就匆匆跑开,闻璐听着声音分外耳熟。

她抬头就看到打伞往外跑的是个女人,女人跑到黑色轿车前,拉开后车门,低头和里面的人说了什么,然后浅浅一笑,收伞坐了进去。

那精致的半边侧颜,赫然就是在医院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张漫雪。

也是厉风行的昔日恋人。

《你从风中来》第10章行哥,打扰你了。

闻璐忽然觉得冷的紧,她裹紧了身上的风衣,视线很快从黑色轿车上挪开,撑着伞去找自己的车子,利落的开车离开。

厉风行正在打电话,下一秒后车门就被拉开。

行哥,打扰你了。

张漫雪笑了笑,坦然自若的收伞坐进车内:院长请我们来这个酒店吃饭,这大雨天的,又拦不到车,刚巧我就看到你的车了,你来这边谈生意的吗?送我一程没事吧?

驾驶座的秦助理默默当个木头。

厉风行看着头发滴着水的张漫雪,良好的修养让他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从口袋中掏出手帕递给她,随后厉风行对秦助理说,先送张小姐回家。

是。秦助理利落的回答。

车子发动,在马路上平稳的行驶起来。

张漫雪拿着厉风行的手帕,并没有舍得擦雨水,而是趁着他们不注意,放进了包里,随后拿出面纸,边擦,边对厉风行道谢:谢谢你,行哥!

嗯。男人淡淡嗯了一声,随后继续处理事情。

张漫雪不敢打扰他,索性装睡着了,头靠在车窗上。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真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厉风行低沉的嗓音响起:她都吃完了吗?

像是怕吵醒张漫雪,他的声音压低了几分。

她?

张漫雪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她,说的是闻璐,就竖起耳朵听着,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环节。

嗯,闻总把一碗粥都吃了,看起来胃口不错。秦助理顿了顿,又说:临走时闻总给了我两百块,说粥钱。

厉风行闻言,身上的气息冷了几分。

秦助理从后视镜瞄了厉风行一眼,就赶紧转移话题:厉总,刚刚吃饭时我出去查了一下,何先生心情不好,是因为他太太得了白血病,却没找到合适的骨髓。

他心情不好?合上电脑,厉风行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这么看来,东区那块地没有这么容易拿下。

厉总,我有个办法可以解决

秦助理的话还没说完,一个越洋电话打到了厉风行手机上。

看着屏幕上的号码,男人眉头狠狠一皱,接电话前他吩咐道:何先生的事,你全权处理,给我结果就行。

秦助理应了一声。

厉风行接起电话,一口流利的英语:查理先生

靠在车窗上的张漫雪,睫毛微颤。

巧了,何太太也在他们医院治疗,而且,也是李医生主治的

说不定,这是一个让闻璐彻底离开行哥的办法。

几天后,正在家休养身体,等待骨髓移植的闻璐,突然接到了李医生的电话。

闻小姐关于你骨髓移植的事出了一些问题李医生吞吞吐吐,让闻璐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

追问之下,闻璐才知道。

原来院长一个朋友的妻子也得了白血病,而那捐献骨髓的青年刚巧又和那位太太的骨髓吻合,院长让李医生先帮朋友的太太做手术。

闻璐当然不肯,人是她找到的,她立刻打电话给骨髓捐献者。

青年接了她的电话,抱歉地说:闻小姐,我已经在何先生安排的住处了,对不起,这种人我惹不起啊,我把定金退到你账户上了。

没等闻璐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

闻璐怔怔地看着电话。

她好不容易托人找到,原以为半个月后就能做手术,没想到被人截胡了。

言情小说完本阅读-都市小说最新章节-青年文学网

青年文学网言情小说完本阅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言情都市科幻小说大全,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等

Copyright ©2012-2020 言情小说完本阅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