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年文学网

顾若兮易景琛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顾若兮易景琛总裁的天价丑妻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06-11 12:02:25来源:ZW作者:封艳

顾若兮易景琛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顾若兮易景琛总裁的天价丑妻最新章节

总裁的天价丑妻

《总裁的天价丑妻》第1章:逼嫁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夜凉如水。

顾家的空气此时弥漫着挣扎痛苦,暖黄的灯光照在顾若兮身上丝毫没有半点温度。

冷,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一层寒冰所包围着,温馨了二十多年的家,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全变了?

若兮,妈知道这样做很让你为难,可是现在我真的没办法,刘家的人指名要你嫁过去,我们也

是啊,姐,因为这个事,妈这几天一直都没睡好,家里现在这种情况你也知道的,眼下除了答应刘家人的要求,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顾若兮看着眼前陌生的两人,仰起头泪流满面呵呵直笑。

没有退路?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还惦记着司家那个小子,但是说实话,在夜城,司家是大户人家,像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真的高攀不起啊。

妈,我和耀然哥是有婚约的,你现在这样逼着我下嫁刘家,真的好吗?

顾若兮满脸的泪意慢慢冷却,淡漠的声音冰冷的像冬日寒雪,渗进着她们第个人心底。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什么叫逼你了,我们这不正在和你商量吗,虽然刘家比不上司家,但是妈打听过了,条件还是不错的,而且刘总也承诺了,只要你嫁过去,他立即以你名字购一套别墅,还外送辆跑车给你呢,咱们不吃亏的。

顾若兮听着她话笑意更深,朦胧的泪眼看着她嘴唇一张一合,胸前像被捅了无数把刀,和她商量,别墅,跑车?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整个夜城谁不知道那个刘总是个中年变态,仅一年时间,进了他刘家大门的女人就没有能活着出来的。

听说他在床上方面有特别嗜好,喜欢玩刺激的,而娶进刘家大门的,还都得是些二十岁女子,身高和体重也极为苛刻。

太高太矮不行,太胖太瘦不行,而顾若兮165身高,90斤体重正好符合他要求。

加上父亲现在欠着一屁股赌债,母亲方雅云更是不顾一切的急着想把她往火坑里推。

若兮,这么好的事可不是每个女孩都能遇到的,你也是刚好符合了刘总喜好,要不然

要不然如何?顾若兮看着两眼闪着贪婪光茫的方雅云,死死将眼泪吞咽了回去。

从事发到现在,她闹也闹了,哭也哭了,但是妈妈对她好像没有一丝心疼,反倒是嫌弃。

面对这样的亲人,顾兮若只想留住自己最后一丝尊严。

方雅云看着她冷却质问的脸色,语气顿的也有些不好了,从她下班回来到现在,她费尽口舌在这哄了她不下三个小时。

利弊关系也告知得很清楚,可她就是听不懂人话一样,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受够了,她真是受够了她,二十年了,她供她吃穿这么久,为了什么?不就是今天吗,她个小丫头倒好,还敢对她摆脸。

只是,尽管自己心里再气,现在还不是和她撕破脸的时候,她可是收了刘总彩礼的,无论顾若兮如何不愿。

她都必须送一个完好无损的人到刘家,至于之后她是死是活,她真的不在意。

说句心狠手辣的话,她倒还希望她被刘总折磨死算了,只要她人死在刘家,那刘家可就得再赔一笔巨款给她们了。

突然。

噗通一声,方雅云毫无征兆的朝着顾若兮面前跪了下去。

顾若兮心里再失望,再恨眼前的人,她也不可能任着她这么跪在自己面前。

惊得也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声音哽咽的打颤起来,妈,你这是干什么。

若兮,妈知道你现在心里恨我,也理解你心里的痛苦,但是你想想这个家,想想你那不争气的爸,除了刘总,我们还有选择吗?

顾若兮听着她的话指尖发白的掐进掌心里,可是,我真的不想嫁,妈,你别让我嫁好不好,我赚钱,我一定会赚很多钱,然后帮爸还清那些赌债,好吗?求你别对我这么狠心,我不是别人,我是你的女儿,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心疼我吗?

什么刘太太,什么豪门夫人,这些话,你真的相信吗?那刘总是什么人,整个夜城人都知道,我不想嫁给这样的人,我真的不想。

顾若兮很少这样嚎啕痛哭失声,而现在她定是痛到了极点。

如果说刚才她可以冷漠对待眼前这个妇女,那现在亲眼看着她跪倒在自己面前。

她再也狠不下心冷眼旁观了。

方雅云心里也怔了一下,她没想到顾若兮这会会大声痛哭,颤悚的手摸了摸她乌黑秀发,心虚道,若兮,别恨妈,你和刘总的事已经成定局了。

轰的一下,顾若兮听着她这话骤然抬起头,蓄在大眼里的泪水满是不可置信,什什么意思?什么叫成定局了?

方雅云的沉默让顾若兮突然嗅到了什么,鼻尖一酸,豆大的泪珠就这么滚落下来。

你、当真对我这么残忍吗?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要不然,为什么我身边的每一个火坑,你都会推得如此顺手,如此心安理得?

顾若兮看着她的眼神是绝望的,那种生无可恋的模样像是深夜出行的女鬼。

脸色苍白,眼神涣散,整个身子摇摇欲坠的从地上撑了起来,再然后,她转身回了自己房里。

妈,现在怎么办?姐好像还是不愿嫁,那我们能拿到刘家的钱吗?

顾若妍扶起地上的方雅云,刻意压低着声音在她耳边说着。

哼,不嫁?白纸黑字结婚证都扯了,还依得她不嫁?这个小妮子也真是心冷,我养了她二十多年,在地上跪了这么久,起来竟也不知道扶我一下,真是没良心。

方雅云揉了揉跪痛的膝盖,语气尽是数落顾若兮。

她啊,就是这性子,总是一副清高模样,真是,看着就不舒服,要是可以,我真不想这样的人当我姐姐,也不知道你当时到底是怎么生下的她,哼。

顾若妍盯着顾若兮房间愤愤的呢喃着,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活在妒忌里,妒什么呢?

妒的就是顾若兮那张清丽脱俗的精致小脸,明明是同一个肚子里生出的人,为什么她能长得如此漂亮?而自己却只能在她身边做陪衬。

《总裁的天价丑妻》第2章:定局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行了行了,你姐她已经够难受的了,就别说这些风凉话了,要知道,她这一嫁刘家,还不知道有没有命活着回来。

妈,你还是心疼她了对吗?

方雅云睨了一眼顾若妍,没好气道,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能不心疼吗?

顾若妍撅了撅嘴,从小到大,她把我所有风头抢光就算了,妈你要是还站在她那边,我就不理你了。

顾若妍是个很任性的人,其实从头到尾,顾若兮从来就没和她争过什么,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

她们姐妹之间,只要是顾若妍看上的东西,方雅云也都会说她是妹妹,你当姐姐的多让让她吧。

而顾若兮也懂事得让人心疼。

但是,玩具吃的,用的,穿的,她都能让,唯有一件东西她想让也让不了,那就是别人对她的夸赞。

好了,别闹了,快去看看她到底在房里干什么,可别想不开做什么傻事才好。

她才不会做什么傻事呢,你忘了,她一直在盼着耀然哥回来娶她呢。

说起司耀然,顾若妍心里是酸酸的,明明三人都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为什么耀然哥对她的样子永远是冷淡,而对顾若兮永远是温柔体贴。

就因为她长得漂亮,她就得在她面前输得这么彻底吗?

不,她顾若妍不甘心一直被她这么踩踏在脚下。

若妍,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不明白事情缓重?现在你姐已经是刘家太太,记住,司耀然这个名字,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能再提起,知道吗?

顾若妍被方雅云一凶,低下头不情愿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看姐。

房里。

顾若兮捧着手里那本发旧的户口本眼泪哗哗夺眶而出。

里头两个清晰的黑体'迁出'二字让她胸口冷得像被北方冽风灌着一般。

她没想到,自己叫了二十年的妈妈,当真会这么狠心,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这么把她嫁给了一个她完全不认识的男人,还是夜城人尽皆知的变态。

这样的冰冷无情行为,真的是她妈妈吗?该称仇人吧。

吱呀。

顾若妍把门推开时,就看着顾若兮手里拿着那户口本暗暗流泪。

她心里升起一丝嘲讽的得意,她还以为她到底是有多清高,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豪门阔太太啊,看看她这样,好像全世界就她最委屈似的。

姐,别哭了,你和刘总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就算你把眼泪哭干,这事实也无法再改变,要我说,你还不如想想办法,看怎么能哄好那刘总,让自己活久一点才是。

顾若兮抬脸看了一眼顾若妍,收起眼泪,浅浅一笑,若妍,一直以来我都很想知道,你对我的敌意到底是从何而来?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记忆里,从小到大我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你知不知道我是你姐姐,看着你这样,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顾若妍见她目光犀利的盯着自己,脸色有些不自然,她自然不可能告诉她,自己妒她不管去哪,都能被别人夸赞,你是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但我就是讨厌你,很讨厌,没有理由。

讨厌她,还很讨厌?

顾若兮心底一直有种错觉,自懂事以来,她觉得自己和这个家总有些格格不入。

从父母亲的眼神中,她看到的没有亲情,反倒是疏离占据多数,而若妍对她,也总是很生分。

明明是一家四口,可为什么她们都排斥自己?是真的讨厌自己,还是自己想太多了?

家,是一个人内心最依赖的港湾,可现在顾若兮想的却只有逃。

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自己让你这么讨厌。

顾若兮,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一副假惺惺的清高模样摆给谁看呢?户口本你不是看到了吗?

你的名字现在从顾家迁出去了,迁在刘家那,你现在已经是刘总的合法妻子,既是夫妻,你是不是应该收拾东西回去陪你老公呢?

还是我让妈打个电话给姐夫,让他亲自过来接你?

人的心凉透了,就会没有知觉的,而顾若兮就是如此,面对顾若妍咄咄逼人的话语,她将户口本丢弃在了桌上,然后起身走向她面前。

不用了,我收拾几件衣服自己过去就好。

顾若妍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心里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自己过去?哼,等着吧,那个变态男人定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晚上11点30分。

顾若兮只是简单的收拾了几套衣服出门。

临走前,方雅云还特意细心的给了她一百块钱和刘家别墅地址,并一直唠叨叮嘱着让她打车过去。

说夜太深,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怕不安全。

顾若兮抬头看了看夜空繁星,傻怔怔的笑了几声。

笑着笑着眼眶突然又湿润起来。

她连忙把头仰得更高,她记得曾经有人对她说过,若是想哭,你就一直仰着头别动,这样泪水就落不下来了。

而且仰头还有个好处就是,皇冠不会掉。

可是,她顾若兮哪有什么皇冠?

砰,砰

突然。

两声如雷鸣般的枪声划破了夜的安静,顾若兮如只惊弓之鸟,眼神滞了一下,随后回过神,急忙仓促躲进了旁边草丛中。

还好她身影够瘦够小,要不然这种地方真还没办法藏人。

发生什么事了?这里怎么会有枪声?她家虽然住在郊区,但治安一直都还算挺好,今晚这是怎么了?

那么大的动静,难道都没人发现吗

出来。

顾若兮还没把事情完全理清,突然,前面一道阴冷低沉的男音响起,她吓得肩膀颤悚了一下,大气不敢喘的摒紧呼吸。

一二

顾若兮此时听着男人声音,全身绷紧的厉害,她不知道那个声音是不是冲她说的,但看方向确实是在她前面。

怎么办?难道他发现了自己。

紧张之中,原本垂下眼帘的她,这会悚栗着慢慢睁开了眼,透着路光,当她看清男人拿着的枪是指着她额头位置时。

她刷的一下从里面站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这会更是像只受惊的兔子慌不择路起来。

《总裁的天价丑妻》第3章:救他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易景琛看清那个身影是个女人后,危险的眯紧寒眸,手臂受伤的缘故,让他举着枪的手突然颤抖了起来。

尽管隔着有些距离,但顾若兮还是看见了,心底掠过一抺震惊,他,好像受伤了。

我我不是坏人。顾若兮颤悚的声音响了起来,而此时天空突然轰隆一声,响起一个巨雷,易景琛和她同时愣了一下,看样子,天是要下雨了。

大风刮起时,顾若兮单薄的身子吹得摇摇曳曳,像只断线的风筝一样,看似翩翩起舞,但却惹人怜惜。

易景琛这会因为受伤原因,防备心特别强,深邃的冷眸锁上她时,呵,谁会说自己是坏人?说吧,你到底又是哪路人派来的?

顾若兮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放大的瞳孔近距离盯着这身高颀长的男人,身子微微有些打颤,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能不能,先把枪放下。

怕死?

顾若兮:

能不怕吗?她什么也没做,他出来就用一把枪抵在她额头,这种感觉让人连着脚底都发悚。

顾若兮咕咚一声吞咽一下,先、先生,有什么话,我们能不能放下枪再说。

易景琛看着顾若兮怯生生的小脸,蹙了蹙眉,不是心软,而是他的手举不了那么久时间。

饱满的额头上此时冷汗一直往下冒,而那中弹的右手却始终无法再抬起来。

呼呼的大风刮起,顾若兮秀发被吹得凌乱,顺着她宽大的衣服,易景琛看到她悄悄挪了下步子。

冷笑道,就这么点胆量,也敢来刺杀我?就不怕我把你分尸在街头么?

我我没有要刺杀你。

易景琛完全不相信她的话,他很清楚集团那些老东西的手段,第一武器,他们永远选择的都是女人。

但像这般受惊过度如兔子一样的女人倒是第一个,不过,越这样无害看似单纯的,他就越得小心。

女人,我没这么多时间听你废话,听着,要想活命,立即带我离开这里。

黑洞洞的枪口挑着顾若兮下巴,男人鹰隼般的眸子正慢慢一寸寸冷冽眯紧。

后面的人还在穷追不舍,他不能浪费一分一秒,那都是些拿钱办事的亡命之徒,他们命不值钱无话可说,可他易景琛的命不能白白葬在他们手上,当然还有眼前这个女人,也休想。

这、这里一带都是郊区,四周空旷,没什么藏身之地,我也不知道该带你去哪。

顾若兮没有骗他,她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除了远处那片茂密的森林,周围都是平原地形,他一个大活人,想在这种地方躲过别人视线,真的不太可能。

你最好别给我耍心思,否则

易景琛话还没说完,高大的身子突然扛不住身上痛楚,猝不及防的往下坠了去。

顾若兮眼快的把他扶住,但在易景琛眼里,她可能是想趁机夺他手里的枪。

于是,最后两人呈现的姿势就是,顾若兮吃力扶着受伤的他,而他依然是清冷的拿枪抵着她身体。

轰隆,天空再次雷声一响,之后密密的小雨开始下了起来,一切来得太快,两人根本来不及找躲的地方。

随着狂风呼呼刮起时,顾若兮头发直往易景琛眼前吹了过来,他嫌弃的别开脸。

要下大雨了,我们先离开这吧。

不是离开,而是找藏身之处。

易景琛低沉嗓音坚难开口,大脑意识开始有些模糊,难道自己今天真的再劫难逃?

如果这个女人真是他们派来的,那

顾若兮这会小脸淋上一层雨,眯了眯双眼看向远处森林,藏身之地也不是没有,诺,前面那片森林,只是有些远,你能行吗?

易景琛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挺拔的身子几乎是把所有的重量都挂在了她身上,痛苦道,行,就去那,快走。

顾若兮心里嘀咕几句,就算她想快,那也得他使点力啊,现在暴风狂雨的,步行本来就困难,而他挪出的步伐还分外吃力坚难,这么下去,十分钟的路程,怕是二十分钟她们也走不到啊。

先生,你再坚持一下好吗?要不然,我真的、没办法把你带到那个位置。

易景琛一边拿枪抵着她,一边卖力配合着她脚步。

雨越下越大,伴随着厉鬼一样吹起的狂风,顾若兮感觉整个身体都寒冷的如块冰一般。

雷鸣闪电在天边一角划过,像只狰狞的魔鬼,张牙舞爪又似露着发白的獠牙,让人不寒而栗。

顾若兮从小怕黑,而这会也许是因为身边有人关系,哪怕他是拿枪抵着她,这心好像也没那么感到害怕了。

走快点,后面的人怕是要追上来了。

易景琛从小听力惊人,而此刻他清楚的听着身后越发朝着他们逼近的脚步声,心中顿时闪过一丝焦急。

顾若兮听着他话,想回头看一眼的,谁知易景琛枪口又用力几分抵住她,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身后。

大哥,这么大的雨,我们还是先躲躲吧,易景琛受伤了,他肯定跑不远,而且这是郊区,找个人并不困难。

后面兄弟这会个个被淋得一身从头湿到脚底,追了整整一天易景琛,说实话还真是有些吃力。

废物,好不容易有机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躲什么?这个时候再不趁热打铁把他干了,若出万一,你还有脑袋回去跟二爷请罪吗?

带头男人厉声斥责了开口男子,目光阴冷森沉,没有半丝要逗留意思。

都给我好好听着,今晚就算天塌下来,易景琛的命我们也必须取了,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别说只是一场大雨,就算是刀山是火海,都只能往前冲,不许退,听清楚了吗?

是。

众男子齐刷刷的洪亮应了一声,然后继续个个冒雨狂奔追了上去。

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今晚的天时地利人和,要是再拿不下易景琛的命,他们将无脸再面对二爷了。

《总裁的天价丑妻》第4章:傻子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雨势磅礴。

顾若兮刚把易景琛扶进森林入口处想稍做休息的,谁知身后突然响起几道模糊的男低音。

大哥,他在那。

男人顺着大雨看向前方趔趄的身影,阴冷扯起唇角,快追,今晚,我们一定要取了易景琛的命。

是。

她心一惊,怎么办,他们追上来了。

因为雨太大,顾若兮也看不见身后到底有多少男人追上来,可听着刚才那响亮的'是'字后,她猜测着应该不会少于8个人。

这么多人追他一个,真是太过份了。

易景琛想开口的,但是话到嘴边,又被痛处生生咽了回去,俊逸的脸庞此时垂得几乎要贴在脚尖了。

而用枪抵着顾若兮的那只大手这会也终是没了力气,沉重放了下来。

喂,你还能坚持吗,我们得赶紧往前走,要不然会被他们追上的。

顾若兮整颗心都怦怦跳着,感受着男人吃力的强撑模样,她语气打颤问道。

可可以,快走。

易景琛的意志力一直以来很厉害,而这次也一样,尽管自己痛得好几次都险些昏撅过去,但到最后,他还是咬牙挺过来了。

因为他清楚,这一昏,怕是再也见不到明天太阳了。

雨很大,身后那些男人追得很紧,还好是顾若兮熟悉这森林的一切,要不然,就她们俩一个弱一个伤的根本没有逃出人家视线的可能。

把他带到了一处茂密树多地方后,顾若兮看了一下周围,拧紧秀眉。

这样下去不行,雷光电闪,树虽茂密,但也不能万无一失的一直躲藏,时间久了,她们肯定会被发现的。

想着想着,她顾不上自己疲倦的身体,直接折了一大捧带着绿叶的树枝过来。

如果说刚才的易景琛像猛虎,那他现在就是只被拔了利齿的病奄奄老虎了。

发白的脸色,冰冷的身体,微弱的呼吸,这些都足矣要了他的命。

顾若兮借着天空划下的那一道闪电瞥上他身上血渍,心怦跳得不像是自己的,看着男人眼神越来越涣散。

她什么也顾不了,伸手就去扯他外套。

易景琛本来几乎晕了的,但被她突然粗鲁一拽,意识瞬间又清醒了几分。

而因为天色太黑,顾若兮看不见他手臂伤口,一个不小心,碰到了那溃烂的地方,使得易景琛直接倒吸冷气低喃了起来。

你干什么?顾若兮的手腕被他扣住时,很明显没几分力道,对比于刚才他手劲,这会的他让她感受不到一丝危险。

顾若兮小心的在他手里挣扎了几下,认真又严肃道,快把外套脱下来给我,我去引开他们。

易景琛没想到她说出的会是这么一句话,眼色倏的怔了一下,心像被什么东西撞击到了,软软的又暖暖的。

你找死吗?他们手上有枪,你现在冲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顾若兮听着他话,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她现在没这么多时间和他解释。

远处的男人搜寻范围越来越大,眼看就快到她们这里了,她没时间再犹豫了。

于是她快速把他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抱过刚才那些树枝,仔仔细细的在他身上围了一圈,这才放心的想站起身子离开。

然而,身子还没完全直起,手腕又被人单手扣住了。

别去送死。

易景琛的话很弱很低且吃力,他身上所有的痛苦,此时在他话语里都可以尽数感受到。

顾若兮咬唇看了看他,小手挣开他大掌眸色坚定,你放心吧,我对这里很熟,他们抓不到我的,倒是你,别乱动,等我甩了他们,再回来带你去医院好吗?

你不是他们对手。

我知道,但放心,我有自己的办法躲开他们,你先休息会吧,尽量别出声,若是身上有痛,记得忍忍,等我回来。

话说完后,顾若兮没有半分迟疑,直接把他外套往头顶一披,然后娇小的身子随着狂风暴雨,片刻便没入了黑暗里。

这一刻,易景琛似乎感受到了心痛的滋味,甚至比他现在溃烂的伤口还要痛,他在想,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

她是不是忘了,他刚才对她做了什么?

枪,他拿枪抵着她啊,可她现在竟连命都不顾,直接就这么豁出去,值得吗?

是谁说女人都胆小的,他觉得这该是他见过最大胆的一个女人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傻子,你一定要回来,我等你回来。

十分钟后。

易景琛听到砰砰的枪声响起,胸口一凉,该死,那么多发子弹同时打出,她肯定是被人发现了。

大哥,人掉下去了,怎么办?要下去搜吗?

带头男子看了一眼那黑沉沉的崖底,又瞥了眼脚下一滩腥红的鲜血,嘴角泛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连中几枪,又掉下崖底,加上这场大雨,他要是再不死,我这颗脑袋可以直接摘给二爷了。

后面男人听着他话都哼哼的冷笑起来,不只大哥,他要是还不死,他们也愿意摘下这颗脑袋给二爷。

可是刚才扶他的那个小妮子不见了,应该还在这森林中,那我们

闲杂人等,别管太多,我们要的是易景琛的命,至于那个女人,就算活着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不足为惧,走吧,该回去向二爷复命了。

我只是怕她把我们样子看清楚了,易家那里不好交差。

哼,一个无关紧要的臭丫头,就看算清了我们模样又能如何?她敢去易家指认我们吗?

再说月黑风高,你觉得她能把我们每个人面貌看清?你们呢,看清她模样没?

没有。

没有。

为首的大哥这才哼然一笑,扯起唇角,大伙猛的明白他意思,他们这么多双眼睛都没人看清那丫头面貌,更别说她一人了。

稀稀落落的脚步声渐渐走远,易景琛皱着眉头,一直强撑着自己意识等那个傻子回来。

一分钟,两二钟,十分钟

时间一点点过去,但是她始终没有出现。

指尖的冰凉,让他已经没有任何温度了,她不会真出事了吧。

到最后,易景琛剧痛的身体再也撑不住,头一歪,直接昏了过去。

《总裁的天价丑妻》第5章:醒来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三天后。

柔和的阳光洒进房里,将里面一盏盏暖色壁灯照得晶莹剔透。

几天几夜,自从床上这个男人被救回易家后,这四周的壁灯就从未灭过,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它们恭敬的像战守哨兵样耿直忠诚。

爸,怎么办,景琛这都躺三天没醒了,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啊,我们得赶紧送他出国,要不然,我怕他扛不住了。

开口说话的是易景琛父亲易华洪,自三天前易景琛被救回来后,他就一直守在身边没合过眼,整张脸色也饱经沧桑,看着很憔悴。

出国出国,早上医生说的话你没用耳朵听吗?琛小子现在身体虚弱,长途跋涉的将他转移国外,只会让他身体更加不堪重负。

再说,国内医生有什么不好?自己喝几年洋墨水就罢了,还非得逼着儿子喝?

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哼,要不是琛小子危在旦夕,我真是一天也不想看见你。

老爷子说起话来向来不会给他好脸色,而对于易华洪多年前将易景琛抛弃之事,他一直都耿耿于怀。

娶女人他从来不反对,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娶那些带着拖油瓶的女人。

一拖还是俩,谁受得了,还好是琛小子争气,要不然若大的产业,就要被他那女人和儿子给夺了去。

爸,我知道你现在还无法接受那件事,但是这都快十年了,你真的就不能放下成见,接受婉柔和翼儿他们吗?

闭嘴,这是在我易宅,那个女人的名字,我一丁也不想听到,你走吧,我都照顾琛小子十年了,有你没你根本无关紧要。

老爷子竟然让他走?易华洪听着这话心里一阵难受,但面对父亲易康的犀利呵责,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年的确是他太冲动了,在没有得到老爷子的允许,私自就和宁婉柔在一起,也因此,他抛弃了易景琛。

而这一抛就是十年,这次要不是刚好回国办事,听说易家出了大事,他还不知道他的儿子竟然伤得这么重。

他在国外经营着易氏分公司,虽然不如国内的强大,但衣食还是无忧的。

然而近几年,易氏集团高层动荡不断,加上易景琛是孤身一人,董事会那群人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了。

宁婉柔也不止一次劝过他想个办法重回易氏总部,这样景琛才不会孤立无援,他自己也想回。

但是老爷子这关,哪是这么容易过的,况且,从他扔下易景琛后,他就再也没有叫过他一句爸。

易景琛心里对他的恨,他都能感受得到,可他必竟是自己儿子,看着他这样,他心难受的厉害。

爸,景琛现在生死未卜,我不会离开的。

易康淡漠冲他一笑,不离开?琛小子要是现在醒来,你除了会加重他病情,还能干些什么?这么多年了,你扪心自问,你这个当父亲的都干了些什么?

老爷气得拐杖用力一敲,颇有几分你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之势。

易华洪颦紧眉头低低的垂下了头,对于易景琛,他心底是亏欠的。

十年前易景琛还是个孩子,但他却自私的将他一个人扔在了易家。

为了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他连自己亲生儿子都可以不要,心甘情愿的帮别人养儿子。

虽然那两个小子对他也算不错,但到底是别人的种,他和他们没有那种心灵相贴的感觉。

这辈子欠景琛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弥补他的。

哼,弥补,你觉得琛小子现在还缺你那点无足轻重的弥补?

十年前,他心灵最脆弱,最需要你陪的时候,你是怎么对他的,再到如今,这小子摇身一变,成了易氏最高领导人,翻手为云,覆手遮天,你以为他还能瞧得上你这个做父亲的那点弥补?

易康的话是刺到了易华洪心坎里。

他说得没错,现如今,M市哪个人没听过易景琛这个名字。

易家天资卓越的商纵奇材,仅十八岁那年就已稳坐易氏总裁位置。

不到二年功夫,他凭着自己过人的胆识,独到的眼光,将易氏项目涉猎到每个赚钱行列中。

传闻中,他就是一匹腾空而世的黑马,但凡是他经手的行业,哪怕你遥遥领先他多年,但终究你都是败在他手里。

他的人生字典里好像就没有失败过。

也正是因为他,易氏集团这几年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市值。

直到现在,年纪轻轻的他,身价就已经遥遥领先于M市任何大亨了。

而身价千亿,长相俊美的他,自然成了M市所有女人为之疯狂的对像。

但他天性冷漠淡然,多年来没能有一个女人入他法眼。

易康知道,他这是一心活在了恨易华洪的世界里,所以感情的双眼早已被蒙蔽。

易华洪被易康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易宅,也罢,在他没完全放下对自己的恨意时,他就当没回过这个家,不知道这回事吧。

老爷子那么疼他,相信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

下午三点。

易景琛浑浑噩噩的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的第一瞬间,头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处。

锐利的黑眸扫了一眼这熟悉的地方,他嘴角淡淡抽搐起来。

易宅,爷爷的地方,原来他还活着,他就知道,老天不会这么不长眼,让他就那么被奸人所害死。

少少爷,你醒了?

佣人刚推开门,打着水想帮他擦脸的,没想到,就见易景琛高大的身子站了起来。

吓得差点没把手里的盆子打翻,一颗惊慌的心更是失措道,我、我去通知老爷。

三天三夜了,老爷要是知道他醒了,定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吧。

易景琛捂着受伤的痛楚,缓缓踏步下了楼,步伐稍稍踉跄,但却不至于不稳。

易康刚从院子进来,就看着那小子强撑着身子往楼下走来,眼色一下担忧了几分,身上还受着伤,你下楼来干什么?还嫌躺的时间不够久是吗?

愠怒的声音带着指责,但也带着无尽关心。

爷爷,我躺了多久?

记忆里,他后来是痛得晕倒过去的,而当时那场大雨几乎是要了他半条命。

言情小说完本阅读-都市小说最新章节-青年文学网

青年文学网言情小说完本阅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言情都市科幻小说大全,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等

Copyright ©2012-2020 言情小说完本阅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