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年文学网

温囡囡屠承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温囡囡屠承家有福妻:农女要旺夫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06-11 11:39:36来源:ZW作者:紫雨熠熠

温囡囡屠承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温囡囡屠承家有福妻:农女要旺夫最新章节

家有福妻:农女要旺夫

《家有福妻:农女要旺夫》第1章穿越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泥土混杂着青草叶的气味在一阵小雨后越发浓郁,顺着风飘进了躺在床上的少女鼻间。

温囡囡秀气的眉毛微不可闻地紧蹙了一下,耳边喧闹的交流声不断传来,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声屋外高亢的鸟鸣。

哎哟,好好的姑娘怎的弄成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照这情况,恐怕难好啊

啧啧,怪可怜的。

温囡囡只觉得头越来越疼,想让这些人安静一会,可这副身体完全不受她的指挥,哪怕想让两片唇瓣分开都难如登天。

难耐的焦躁和疼痛让她浑身上下泌出细薄的汗珠来。

吵闹的声音终结在十来分钟后,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此时床上的女孩早已重新陷入昏睡。

这一觉不知道又睡了多久,温囡囡再次费力地睁开双眼时,入目的不是医院一贯的纯白,这让她心下一惊,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半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她分明记得自己调研时摔下了山崖,就算被救也应该在医院啊?

啊!温姑娘你醒了。一道惊喜的声音钻入耳内,温囡囡呆滞了一秒后朝声音的来源扭头看去。

你床边身着墨绿外衣的屠郅正目光炯炯地盯着她,温囡囡被看地有些窘迫,目光偏移开正好和轮椅上的男人视线相交。

想问他们是谁,下一秒脑海里有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争先恐后地涌入。

温家、大女儿、招赘夫婿、逃婚、坠崖

呃巨大的信息量刺痛着她的神经,温囡囡的嘴唇变得煞白,虚弱地倒回床上。

轮椅上的屠承冷漠地收回视线,站在一边的屠郅略有些担忧地走上前伸出手微微用力撑着温囡囡的身体,以防她的头在受到撞击。

谢谢

知道屠承就是原主逃婚的对象,温囡囡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一面努力理清这具身体的记忆一面吐槽自己狗血的遭遇。

谁能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体验一把小说里的魂穿呢!

温姑娘,你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屠郅心里默默思量着事情,目光复杂地看了眼屠承,对着一直皱着眉头的温囡囡询问道。

啊?我已经好多了,那个对不起啊根据原主的记忆,虽然不大清楚,不过眼前这个关心自己的人似乎是她逃婚对象的亲属。

都被原主逃婚了,这家人不生气就算了还特意来看看情况,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人家嘛?

看着女孩略带歉意的表情,屠郅不甚在意地回应她:不必道歉。你不想嫁给我兄长也在情理之中。倒是差点害姑娘丢了性命让我们有些过意不去。这不,我一听说就从外处赶来了。

哥,你说是吧?

嗯。轮椅上的屠承淡淡地扫了眼温囡囡,良久从鼻间发出一个单音。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个屠承性格孤僻,很早家里死了养他的老人,外人说是他爷爷,自那以后他就靠打猎为生,不过因为一次进山打猎弄瘸了腿,以后就靠着租田给别人换取粮食度日。

原本村里人就怕他,再加上他瘸腿,但凡有一点疼爱女儿的人家都不会愿意把女儿嫁给他,惟独他们温家上赶着要人。

看起来也没这么可怕啊?虽然话少,不过作为受过新时代熏陶的温囡囡一直都欣赏沉默是金的男人,而且人家还带着家里人来看她。

女孩的自言自语被屠承听了进去,他幽深的眼睛闪过片刻诧异,不过很快眼底那点微不可闻的波澜恢复了平静,两片薄唇紧抿在一起。

囡囡!你醒了!门口有人惊喜地喊了一句,紧接着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女人疾步出现在了温囡囡眼前。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怎么不说话啊?不会是失忆了?囡囡你别吓娘啊

李梅眼里蹦出喜悦欣慰的神采,握住温囡囡的手关心地问出了一堆心里的担忧。

娘,我没事。

李梅再三确认温囡囡平安无事后,眼里涌出责怪和内疚的情绪,一开口竟染上哭腔:囡囡你要铁了心不想招赘夫婿,我们好好和你奶奶说便是。你怎么就想不开出此下策,呜呜,没了你,你要娘怎么活啊

温囡囡偷偷地看了一眼屠承,见他神色正常才稍稍放了点心。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别哭坏了身体。她说着给李氏眼神示意。

李梅接收到讯息后,这才注意到退至床尾处的两个男人,一时哑然,不过想起刚找到女儿时她全身是血,满身污渍的样子,心又揪紧了几分,忍不住气愤地小声抽泣。

温囡囡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的现实,不管是于心不忍还是身体本能反应,她都不忍心看着李梅这样。

娘,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好好的,你应该开心才是啊。她为李氏擦掉眼泪,不过眼底却冒出一点冷光。

后脑勺的刺痛不断传来,原主才不是自己跳崖的,而是被人陷害了!

温囡囡意识到有人想杀死原主,不管是谁,既然她现在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

囡囡啊!

姐姐!

声音刚落下,温颖儿就扶着阮氏大步走了进来。

老大他XF,囡囡怎么样了?老妇人的语气平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关心。

这会正刚醒呢。娘您怎么来了?

这话说的,我难道不能担心自己孙女?阮氏瞪起眼珠子。

温囡囡适时地开口:谢谢奶奶关心,我没什么大碍了。

囡囡姐姐!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我了!温颖儿欢快地跑过来,双手抱住温囡囡的一条手臂,将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了她身上。

温囡囡感觉身子骨要被压散架了,暗暗地倒抽一口凉气。

被冷在一边的老妇人不满地扫了一眼温囡囡,嫌弃的眼神正好落进温囡囡没眼里。

还真是有够假惺惺的温囡囡心里暗忖。

囡囡姐姐,怎么不说话呀?温颖儿装出委屈的神情摇了摇她的手。

温囡囡感觉自己的右手臂要废了,强压下把这女的推开的想法,默默往床里面挪了挪位置拉开两人的距离。

谢谢妹妹关心。

囡囡啊,你看姑爷多关心你啊。阮氏老脸笑成了一朵花,看着屠承的眼神要多殷勤有多殷勤。

温囡囡看着祖孙俩心里冷笑连连,她这才刚以死抵抗呢,阮氏还好意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说这种话。

不过她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稍稍加了些力气,把手臂拉出了一半,减轻温颖儿带来的疼痛感。

屠郅。

《家有福妻:农女要旺夫》第2章护着温囡囡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接收到暗示,屠郅礼貌地站出来,对着床上的温囡囡说了句:既然温姑娘没事,我和兄长就不打扰你们家人相聚了。

话音刚落他便推着轮椅上的屠承一并离开了屋子,心里明白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其实温囡囡不想招屠承做上门女婿,他们大可以自己也拒绝以帮助她。只不过屠郅想到了什么眼神晦暗了下来,而轮椅上的屠承自始至终也没再开口。

哎!姑爷,怎么这就走了?姑爷!阮氏大声挽留,看着屠承和屠郅逐渐消失的背影气得质问温囡囡。

你是不是把姑爷气着了?!

奶奶,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才刚从鬼门关逃回来,怎么有余力惹谁生气呢?

话里话外像是在指责阮氏蛮横无理,逼迫她招赘夫婿,害她差点没命了。

阮氏被噎了一下,脸色黑了一度,只是也有些心虚。

我看你现在不是精神的很吗?她挺直了腰板接着说:既然身体没什么事,那正好过几天就把婚礼给办了,让你漂漂亮亮地当个新娘子。

温囡囡心下一跳,就知道这祖孙俩来准没好事。还不等她拒绝,一边的李氏激动地站了起来。

娘!我不同意!

你瞎胡闹什么!给我住口!阮氏气急败坏地指着李梅叫骂。

虽说村头的屠承是个瘸子,可手里却有十几亩的水田不说还有三鸡六鸭,这么多好东西阮氏可是馋了好些年头了。

温家到了温囡囡这辈,没出一个带把的,可是香火是要延续的。阮氏偏心温颖儿,希望她嫁个好夫婿,于是牺牲温囡囡留在农村招赘夫婿。恰好那瘸子也答应,一想到那些东西就要进自己口袋,阮氏晚上做梦都没少笑醒。

反正是个瘸子,她也不怕拿捏不住。

李梅气得怒火攻心,她的亲生女儿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可是这个当家主母却如此不依不饶,这不是要了囡囡的命吗!

奶奶,我不会嫁给他的。温囡囡也不想终身大事任人摆布,目光坚定地否决了。

你这是什么话?多少人求不来的好事,你少气我!

既然是好事那就让给颖儿妹妹吧。反正有好东西时一直都是妹妹先,这次我也退一步好了。

阮氏没想到大孙女这一摔没摔傻,反而还伶牙俐齿了起来,原先还胜券在握的表情有些崩塌,一时哑口无言。

坐在温囡囡身边的温颖儿身子一瞬间僵硬了片刻,旋即眼角挂上了泪珠:如果是为了温家好,颖儿也愿意嫁,为我们温家延续香火。

只不过颖儿年纪尚小,恐怕

温囡囡冷笑,一边的李氏见她们祖孙俩一起欺负自己女儿,心里心疼的要命,从温颖儿手里搂回温囡囡。

我的囡囡也还小,我们又不是养活不起,也不急着现在就成亲。

混账!女大当嫁,天经地义。我是她奶奶难道会害了她不成。

阮氏找到了借口,底气足声音更大了,她阴沉着脸斥责道:颖儿还这么小,怎么嫁人?不然你以为这样的好事能落到囡囡头上吗?还不知足地乱说些什么鬼话!

奶奶,妹妹前几日正好满了17岁,我也不过17过半,何来太小的说法?村里十四五岁成亲的不在少数,既然妹妹想尽这个孝道,何不如了她的愿?也算两全其美的了。

温囡囡嘴角噙笑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可是说出的话却是气得阮氏呕血,偏的愿意嫁的话是温颖儿自己说出口的,要是反悔这不是狠狠地再打她的脸吗!

哎,是啊。正巧颖儿丫头讨人喜欢,留在身边看着您也欢喜。李氏开了窍似的,平日里不善言辞的她也连忙帮衬女儿说话。

她是真被失去女儿的痛苦吓怕了,此刻全然顾不了其他,只想好好安抚女儿。

阮氏见一直逆来顺受的大EX忤逆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心里是越看大房的人越不满意,可是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说辞。

平日里都是她们做周瑜,温囡囡就是个愿挨的黄盖,没想到今天咬起人来一口见血。

温颖儿疑惑地对着温囡囡左瞧右瞧,可是眼前病怏怏的人就是她那从小欺负到大的堂姐,不可能是别人。

姐姐

最终温颖儿将她现在的转变归结为温囡囡实在不想嫁人,兔子急了还会咬人的现象,接着低低地喊了她一声。

温囡囡心里咯噔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温颖儿小心思真是堪比满天星一般密密麻麻的多。

囡囡姐姐怎么不懂我的苦心呢?要是村里人知道我比姐姐还要早出嫁,姐姐岂不是要遭人笑话,说是嫁不出去没人要的老姑娘?如此一来也会把我贬成不顾姐妹情分的坏妹妹了。在村里我们家的脸往哪搁呀?

她这话没说错,农村看重辈分,一般都是哥哥姐姐先成家而后再给小的说媒,不过这也就是个不成文的规矩,就算一开始大家会闲言碎语几句,不出一天也就被人忘了,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阮氏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借口:颖儿说的没错,你们都别再说了,我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变的。我还没死,轮不到你们做主!

娘囡囡还病着呢,这事能不能别提了李梅是传统女人,听到温颖儿的话也没法反驳。

阮氏气得嘴都不利索了,唾沫星子横飞:你给我闭嘴,你现在是胆子肥了?你们都见不得我好,想早点气死我是吧?!

大娘,奶奶身体本来就不好,您少说两句吧。

温囡囡冷眼撇着温颖儿,在心里暗自盘算了一下。

就算她现在反驳了温颖儿的话,说不定她还要作什么妖呢。她倒无所谓,可是连累了娘亲替她受骂。

再者要是惹急了阮氏,她们一家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既然如此不就是招个瘸子当上门女婿吗?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点小风小浪她还真不放在眼里。

这种小事,也就是旁人三两句话的事情。哪会构成什么伤害?奶奶对妹妹这么好,妹妹都不愿意为了我们温家嫁给瘸子,那我这个做姐姐就帮帮妹妹。奶奶,劳烦您准备了。

《家有福妻:农女要旺夫》第3章出嫁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她这话说的巧妙,三言两语让温颖儿背了个不孝的黑锅,自己倒是成了雪中送炭的那个。

果然阮氏一听别有深意地看了眼从小捧在手心里的温颖儿,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她宠颖儿没错,但这孙女也真是没良心,知道她想要瘸子那些田地很久了,也不肯帮衬,就算嘴上答应她心里也舒坦些啊。

姐姐,我

好了好了。阮氏第一次不耐烦地打断温颖儿的解释,然后目光期待地搓了搓布满皱纹的老手:囡囡丫头你这是答应了?

嗯。劳奶奶费心了。

哪会呢,哈哈哈好我这就去准备。阮氏笑得眼珠子都看不见了,怕温囡囡后悔似的马上离开了,温颖儿紧随其后。

囡囡,他是个瘸子你不要说气话,你不想嫁人娘就依你。

娘,没什么,是我自己愿意嫁的。您放心好了,我不会再寻短见了。温囡囡知道李氏在担心什么,于是干脆挑明了向她保证。

李梅痛心地看着女儿憔悴的不行的面容,心底的酸涩愈发浓郁。连张口说话的勇气都没了,就怕一开口就哭出声吓到女儿,于是索性闭嘴目光充满愧疚地看着女儿为她捻好被子。

很快一周过去了,这七天温囡囡知道现在自己身处一个叫做唐藩的国家,这个国家是现代历史书上未曾出现的,不过一些习俗倒是和看过的历史差不多。

比如招赘夫婿,是由女方精心打扮去男方家里迎娶男人的。

温家大闺女这身打扮真是招人喜欢!以后啊,准是享福的命嘞!负责做头型的妇女一边绕头发一边说些喜庆话。

不过温囡囡没有理会,而一边帮忙的李氏更是充耳不闻。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于是直到温囡囡完全化好妆也没有一个人再说话。

屋里终于只剩下李梅和温囡囡二人。

囡囡,你现在后悔也来得及。你奶奶那边娘去说!李氏嘴唇张张合合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说了出来,可是从她话里的颤音听出这个女人也害怕着和阮氏撕破脸。

娘,要是让奶奶真的生气了,我们一家要怎么过活呢?

李氏嘴唇翕动了几下,不知道怎么开口。到底他们一家还得仰仗着阮氏的鼻息生活啊

说起这个阮氏也真是一朵奇葩了,都是她肚子里出来的儿子,却只偏心老二,全然看不见老大半分好,却理所当然地享受大房努力来的好处。

温家的养活全靠大房的温大山和李梅,耕田种地,施肥收割庄稼,总之累的出力的,全都让他们去做。因为温大山温厚老实,李梅又是逆来顺受的性子,夫妻二人从未有过抱怨。

总之大房就和老牛似的,不停地低头努力耕作,可到头来好处全让二房捞了去,能剩点汤水给他们就不错了。

温囡囡心里愤愤不平,眼里涌出细细碎碎的冰冷。她必须尽快找到生财的门路,一定得和阮氏和二房分家!

娘真是没用啊!李梅说不出话,更觉得自己为人母亲很失败,忍不住再次抽噎起来。

她是知道一点关于瘸子屠承的事情的,曾经出去耕种时正巧了赶上他打猎回来。

这个男人的面容是挺英俊,可一刹那对上那双冷冽的眼睛时,哪怕炎炎酷暑,李氏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忙低下头忙起自己的不再看他。

听村里那些八卦的女人们谈起,屠承天生是个打猎的好手,虽然有个弟弟,不过弟弟经常外出生意,所以他一直都是独来独往,需要用钱的地方不多,那些田就是他打猎存下的钱买的。

但有次他突然消失了一天一夜,往常问他买猎物的人都传他死了,结果第二天一早就有人看见他瘸着一只腿从山林里走回家,那血斑斑驳驳地沾了一路。

后来听妇人们八卦他的腿倒是有可能恢复,不过概率有多大谁说得准呢。

囡囡,娘对不起你!

娘,你

吉时到--!媒婆扯着尖锐的嗓门大喊着。

来了!温囡囡又对着外面大喊了一声。

农村人和大家小姐不一样,他们不讲什么女孩子家家的就该小声说话,大家生活大多都朴实直白,哪怕成亲这天,也能这么大声吆喝似的说话。

这点温囡囡倒是挺满意的,毕竟现代人当惯了,她早就习惯这样正常地说话了,要是让她刻意轻声细语,娇柔矜持反而会不自在。

李氏把温囡囡的话听了进去,她一边欣慰女儿长大了,思考的也很全面,一边也心疼女儿为家里的付出。大婚当天,她也不想自己的情绪影响到温囡囡,于是强打起精神,嘴角扯出一抹笑意,也跟着吆喝。

莫要催,马上就出来了!

因为找的是上门女婿,没有这么多忌讳。母女二人互相搀着正要往门口走去时,一脸兴奋的温大山已经走了进来。

吉时已经到了,囡囡你在做什么呢?快去接姑爷吧!温大山今天也穿的很喜庆,还特意把常年沾着泥土的双手洗的很干净,脚上也换了双平日里没怎么穿的新草鞋。

李氏看着忙前忙后已经满头大汗的温大山,看着他洋溢满脸的憨厚笑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生气地呵了句:催催催,你催什么催!弄好了不就来了吗?你个缺心眼的!

说着李氏伸手在温大山的腰处用力地拧他,像是在泄愤。

温囡囡的父母感情还是好的,温大山也爱自己的XF。所以此刻哪怕他觉得自己被打的莫名其妙,也没有生气,只是小声地附在李氏的耳边求饶:XF,你这是做什么啊?今天囡囡成亲,大伙都看着呢,你松手啊!

温囡囡在一旁也开心地笑了两声。她能感觉到原主对爱情和婚姻的向往都是非常美好的,也许正是受了父母感情的影响吧。

那个瘸子会不会也是个妻管严呢?温囡囡心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不过下一秒就被她否决了。

那个冰块脸,怎么可能呢

《家有福妻:农女要旺夫》第4章温家大女迎亲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好了娘,爹也是高兴嘛!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确实是件喜事啊!温囡囡充当起了和事佬,哈哈大笑了一下,随后豪迈地抬步跨过门槛朝着轿子走去。

李氏闻言不再理会温大山,只目光依恋地看着女儿的背影,鼻子一酸诶了一声,算是答应。

温大山倒是满脸兴奋开心,他得知自己女儿要嫁人第一反应只觉得这是件喜庆事,而且阮氏告诉他是囡囡自己说的,他就只顾做好父亲的责任,一大早忙活着为女儿招赘夫婿做准备。

他也是疼女儿的,只是温大山神经大条,压根没发现这桩婚事里的曲曲绕绕。

这一步迈出去,她就是别人的妻子了温囡囡心里突然有些感慨,没想到穿越没几天就把自己嫁了。

上轿坐好后,媒婆大喊:起轿!温囡囡身形随着轿子晃动了几下,之后队伍便平稳地上路了。

喇叭唢呐热热闹闹地吹奏着,周遭也全是络绎不绝的交谈声。温囡囡的心情倒是平静,她半合上双眼。

嘿!这温家还真找了个上门女婿!

哈哈哈走走走,凑凑热闹去!

哎,等等我,我也去看看!

途径田地,一些原本在耕作的人也纷纷放下手里的农具跑过来看热闹。农村的生活本就平淡无奇,大家伙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特殊的日子来给清淡的人生加点调味料。

整个路程不算远,一个时辰左右迎亲的队伍便停了下来。

新郎子,开门啊,你的小娇妻在外面等你回家诶!

哈哈哈!是啊瘸子,快出来抱新娘咯!

大家七嘴八舌地打趣,你一言我一语,个个都激动的像是自己要成亲一般。

温囡囡稍稍打起精神,她先是在轿子里坐了一会,听着外面的动静。

端坐在里屋堂内的屠承神情晦暗不明,他以为那天走后,温囡囡一定会闹得天翻地覆拒绝嫁给他,毕竟都以死相逼过了,怎么会轻易妥协。

虽然某些程度上来说对他不利,但他也做好了应对准备,谁曾想今日他们就要成亲了?屠承目光直直地透过敞开的木门落在外门上,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瞧,那门关的严严实实的!

瘸子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别害羞嘛!

是啊是啊!

人群里有几个青年男人特别兴奋,眼睛里的戏虐藏都藏不住。毕竟给人家当上门女婿这种事,哪怕是在农村都是叫人瞧不起的。

他们互相搭话笑话着,迫不及待想看看瘸子的反应,只不过门依旧关的很紧。

倏然,轿子里有了一丝动静,温囡囡弯着身子从轿子里下来,她刚掀开帘子的刹那,在场很多男性都吸了口气。

女孩本就灵动的五官,有了胭脂的衬托显得更为诱人。白皙的皮肤像是玉一般的光滑,大红的喜服穿在她身上,说不出的好看甚至多了丝马上要为人妻的成熟韵味。

很多人都暗暗后悔,早知道温家大闺女长得这么好看,自己早就提亲了,真是白便宜了屠承。

大家只好宽慰自己,就算长得好看,当上门女婿也是丢人的事情。

温囡囡并不在意这些人心里的想法,她的目光笔直地落在那扇关着的有些破旧的大门上。

轻巧地下地,她一步一步走的缓慢却坚定。

四周多是败落的花朵和一些杂草,像是很久都没人清理了。草丛中还有一个大缸,里面盛满了水,上面还漂浮着几片浮萍。

不过十步,温囡囡就来到了门前。反正是自己娶男人,那么凡事也还是她主动一点比较好。

这么想着,温囡囡抬起手敲了敲大门。

咚咚咚

温家大女,温囡囡来迎亲!

瞧着她这落落大方气态,许多人再度唏嘘这门婚事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声音落下,过了大约五秒,里面还未有回声,温囡囡怒了努嘴正想再敲敲门,说不定她的老公在里面等睡着了,听不见呢?

她刚抬起手,还没落下里面便传来了一道浑厚带着磁性的声音。

进来。

温囡囡眉头一挑,也没什么扭捏的直接推开了门,站在原地。

温家大闺女进去把新郎迎回家啊?见她不走动,媒婆好心上前提醒道。

啊?温囡囡有些囧,这和书上说的不一样啊!她还以为就站在这等新郎官出来一起走呢!

收拾下心情,温囡囡这下没耽误,直接快步走了进去。

里面的摆设也十分朴素,甚至看不出瘸子是手握肥田十几亩的人。温囡囡走进去的时候,眼睛落在了墙角的紫色小花上,那应该是主人不打理长出的野花,不过却让整个小院子多了些生气。

她绣着鸳鸯和粉花的绣鞋踩着石路上,手腕处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响声。

很快进了里面,屋里的光线有些暗,进去的一瞬间温囡囡觉得自己眼前一黑,过了几秒才适应过来。

她用手揉了揉眼睛,抬头就撞进了一双冰冷的眼睛里,一如她初次睁眼撞见的那双眼睛一样,她张了张嘴有些被吓到,不过很快就闭上了嘴巴,缓和了情绪。

她默默在心里吐槽,她又不是猎物,犯得着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吗?像是要宰了她似的。这哪有一点像是要结婚的男人的自觉!?

大哥额,相公,我是温囡囡。她差点一个嘴瓢没顺过来,还好最后回过神来,立马改了称呼。

在古代老公应该是叫相公吧?温囡囡默默在心里揣测。

嗯。屠承坐在轮椅上,目光清冷,声音也很冷淡,整个人看起来不像是要成亲的人,情绪很平静。

要不是早就见过这个人,温囡囡差点以为新郎官掉包了。

可是嗯是什么意思?温囡囡还没穿越前,很欣赏沉默是金的男人,因为张口就来的人大多都是在吹牛。但现在她后悔了,看来有时候太惜字如金也不是什么好事。

那个我是来接你回家的,你要是可以的话,那我们上轿子吧?温囡囡摸了摸鼻子只好开口再问。

《家有福妻:农女要旺夫》第5章打狗也要看主人

解锁后才可继续阅读哦~立即解锁

屠承这次连声音都懒得发出了,只是沉默地盯着温囡囡,直视着她的眼睛。

温囡囡觉得脖子一凉,不过她也没有回避视线,她没做过啥亏心事,没什么好怕的,只是坦然地和他对视,等着他的回复。

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他是猎人经常要出门,所以就算无意的也会偶尔看见几次温囡囡。

她在田里帮忙母亲插秧的时候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腿很瘦,像是营养不良似的,不过那都不关他的事,所以每次都是匆匆一瞥就走了,万万没想到,今天这女人就成了他的妻子。

不过有趣的是,别的姑娘家连和他对视都不敢,而他的娘子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怕他?屠承有了兴致,不自觉地挑了挑英气的眉毛。

他是猎人,经常屠杀动物让他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腥和戾气,别说是村里的女人躲着他,就算男人也很少有和他搭话的,大家见了他就和没看见一样。

自从他瘸腿以后,村里人看他的眼神或多或少都有些嫌弃和鄙夷。

他看着女孩的眼睛,里面除了有询问外看不见一点嫌弃和鄙视,这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点异样,周身的冷气不自觉也收敛了一些。

相公?温囡囡用一种疑问地语气喊了一下。

男人默了默,没说其他只是点了个头顺道从喉咙里溢出一个单音:嗯。

好!温囡囡终于喘了口气,转头就想往外走,不过很快她又折了回来。

相公我来推你吧!她主动靠近走过来,手放在后面的椅背上推动轮椅。

这个屠承倒是心灵手巧,这个轮椅制作的奇好,就算近看一些细节也都处理到位,应该是他自己一个人完成的吧?毕竟看那些村民的态度,谁会闲着没事干到这来帮一个瘸子免费打造轮椅呢?

想着想着,温囡囡突然觉得自己的相公有些可怜了。

不过这些屠承都不知道,只是在轮椅滚动了几周后,低沉的嗓音从他的两片薄唇里传出。

为什么要答应?

什么?温囡囡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尽情地打量他,突然被提问没反应过来,不过想一想就知道屠承是问她为什么要答应招赘夫婿。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总归是要成亲的不是?她的语气不是很在乎。

屠承拧眉,手指富有节奏地敲打在轮椅的把手上:既然如此,之前为什么跳崖?

我那是被人陷害四个字被温囡囡用力吞回肚子里,打了个哈哈:一时想不开,现在想明白了。

撒谎!屠承眸光冷了一瞬,不过这些对他而言不重要,所以也便没用继续追问了。

温囡囡吐出一口气,心里默默暗忖,虽然腿瘸了,但是近看发现他的身材倒是蛮好的,至少没有啤酒肚,也没有走样,这让她欣慰不少。而且虽然眼神凶了点,但五官立体长得也不赖。

这个婚礼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嘛!

出发!温囡囡这样想着连声音都轻松了不少。

小心地推着轮椅,两人一出现在门口,挤在那里的人立马就炸锅了。七嘴八舌的议论一波又一波地攻击过来。

嘿嘿!二狗,你说他俩在里面这么久干啥哩!

新郎子害羞,要新娘子哄着出来呗!哈哈哈

哈哈哈,你放屁。孤男寡女的都成亲了,在屋里能干吗,当然是哈哈哈!

你这家伙的碎嘴,那是个瘸子,就算心里想,他也不行啊!

哎?对啊!

人群里又是一片哄笑,大家都带着各种有色眼镜看待这对新人。

尤其是一些年轻的男人,看着一个瘸子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眼红的不行,说出的话更是粗鄙下流,不堪入耳。

温囡囡倒是无所谓,就当他们是在放屁了,可是她垂眸看了看被自己推着走的屠承,手下意识的收紧。

在这个男人权力为上的社会,做上门女婿真的是件特别丢脸的事情,而自己招的这个男人又是个瘸子。

以后难听的话只怕会只多不少吧

温囡囡看向屠承的眼神参杂了同情,突然又觉得瘸子大哥挺可怜的。

这些村民也真是闲的没事干了,别人家的事情弄得好似是自家的一般,不停地发表自己的意见,真是让人无语还头疼,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心里默默地也吐槽起吃瓜群众的温囡囡加快了脚程,推着瘸子往喜轿走去。

坐在轮椅上的屠承从始至终都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好像大家调侃得热火朝天的人不是他。

男人英俊的面容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锐利的眼睛只是盯着前面大红的喜轿。

嘿,看他话都说不出了。瘸了腿不会还成了哑巴吧!

哈哈哈,这还真说不准!

臭瘸子!一堆带着恶意的嘲笑里,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块小石头砸到了屠承修长好看的手背上。

手背上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沁出血点,而且还有发红发紫的趋势,看样子是被砸的不轻。

再怎么说,这男人都是她马上要娶回家当老公的。

打狗也要看主人吧!自觉将屠承归为自己这边的后,温囡囡这小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冷嘲热讽她可以当作没听见,但这么明目张胆地欺负她的人,那就属实是非常欠教育了!

艹温囡囡下意识地骂了一声,然后目光凌厉地射向躲在大人身后探脑袋的一个男孩身上。

她松了推车的手,快步走向人群一把揪出小孩。

啊!放开我!

你抓我家孩子干什么!

小孩和一个妇女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农村里不少人背地里说瘸子的坏话,大人们只是嘴上过瘾,理智还是有的,不过有些本来就顽皮恶劣的小孩要是听了去,就难免不会心里受影响,做些伤害人的事情。

温囡囡嗤笑着看了看抓住自己手的女人,眉眼冷了不少,反问她道:干什么?你没看见他砸了我相公?

言情小说完本阅读-都市小说最新章节-青年文学网

青年文学网言情小说完本阅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言情都市科幻小说大全,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等

Copyright ©2012-2020 言情小说完本阅读 版权所有